深圳律师网
例二咨询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例二 > 离婚案例 > 正文

深圳福田离婚律师-

作者 lifangming 浏览 发布时间 2019-02-08 08:48:29

【关 键 词 】
 
债务
存款
公积金
共同财产
财产分割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6)沪0115民初1421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案  由:
 
离婚后财产纠纷
裁判日期:
 
2016-10-28
法  官:
 
杨爱萍
审理程序:
 
一审
文书性质:
判决
新检索
结果再检索
高亮本词

文书正文


本院认为

原告(反诉被告):李君红,女,1971年7月9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利津路XXX弄XXX号XXX室。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继波,上海市信诚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反诉原告):杨涛,男,1970年1月19日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利津路XXX弄XXX号XXX室。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磊,远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告李君红与被告杨涛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2月1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被告于3月16日提起反诉,本院于3月23日予以受理,原、被告于3月23日均申请庭外和解二个月,本院于6月30日、7月8日、7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因案情复杂,本案于8月22日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组成合议庭后于9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李君红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继波、被告(反诉原告)杨涛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李君红诉称,原、被告于1993年4月相识,1996年12月30日登记结婚,因被告婚外情产生矛盾,双方于2014年8月29日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被告于2006年被单位派往外地工作开始,便和其他女人发生婚外情,2010年起被告开始借故加班或出差等,和女人在外非法同居,为满足外面女人的贪欲损害原告的经济利益。被告不管家庭,孩子一直由原告一人照顾,家庭重担落在了原告一人身上,原告遭受了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原告体弱多病,精神恍惚,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在原告父亲患重大疾病急需用钱和照顾时,被告又逼原告离婚。被告经常以经济和身份制约原告,逼迫原告离婚。同时,第三者还不止一次来威胁侮辱原告。原、被告属于裸婚,婚前没有什么财产,被告曾对原告承诺对婚姻、家庭和孩子忠诚负责,犯错净身出户,给无错方经济补偿等,此次婚变,被告根本就没有兑换承诺。而原告扶持被告做到公司高管,并把家中最后的存款交给被告进修EMBA高级硕士学位。协议离婚仅对双方的房产、各自的私人生活用品进行了处理,但未涉及被告的存款、公积金和养老金等财产。原告曾于2015年初起诉要求分割离婚时未分割的财产,后因搜集证据需要,于2016年1月11日申请撤诉。现根据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再次提起诉讼,请求如下:1、请求依法分割原、被告离婚时未分割的财产,价值约10万元(人民币,以下币种同);2、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5万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审理中,原告多次变更诉讼请求,最终确定诉讼请求为:一、要求被告给付原告未分割的财产计5,018,331.05元。明细如下:1、被告名下社保:129,845.90元(个人缴纳部分且扣除2014年9-12月),要求各半分割;2、被告名下住房公积金:120,476.85元,要求各半分割;3、被告EMBA的培训费:30万元(其中2万元为本科学费),要求全部归原告;4、借给米卫文的借款5万元,要求全部归原告;5、被告持有的公司股票481股,市值18,581.03欧元,折合人民币150,989.45元(2014年8月29日汇率为8.126),其中200股各半分割,281股要求全部归原告;6、被告名下的银行卡资金:(1)、尾号7580的工商银行卡,2014年8月29日的余额18,109.68元及被告转移的存款1,431,905.62元(2013年2月25日-2014年7月31日共计转移62笔),要求全部归原告;2015年3月31日发放的2014年度的年终奖70,168.34元,折算8个月为46,778.89元,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2)、尾号1295的工商银行卡,2014年8月29日的余额52,738.88元,其中32,000元各半分割,余额要求全部归原告,被告转移的存款1,671,803.01元(2012年4月5日-2014年8月25日共计转移159笔),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3)、尾号9458的民生银行卡,2014年8月18日的余额51,513.59元及被告转移的存款23万元(2014年4月3日-2014年8月12日共计转移7笔),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4)、尾号9335的工商银行常州支行银行卡,离婚时的余额11.44元及转移的存款785,133.50元(2006年12月21日-2014年5月26日共计转移176笔),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7、基金(1):被告于2014年4月22日、4月23日购买的广发基金4万元,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2)被告于2014年8月29日购买的工银瑞信基金111,576.35元,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二、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5万元。被告杨涛辩称,双方已经协议离婚,离婚时已就财产分割完毕,不同意再次分割。原告诉状上陈述的情形与事实不符。被告在婚姻中没有任何过错,故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失费没有法律依据,不同意赔偿。在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告基本上没有工作,收入很低,在整个家庭生活中都是被告承担了家庭的大额支出(包括购买房产,日常开销,子女教育等),被告对家庭在经济上相对于原告作出了巨大贡献,因此被告在婚姻中没有过错。综上,不同意原告的诉请。同时提出反诉,请求如下:1、依法分割离婚时原告名下的公积金余额2,956.48元、养老金个人缴纳总额17,867.70元,该款要求各半分割;2、离婚时被告尚未归还的信用卡债务11,500.80元,要求原告承担一半即5,750.40元。审理中,反诉原告变更养老金个人缴纳金额为16,917.10元。反诉被告李君红辩称,婚内个人缴纳的养老金部分及公积金余额同意各半分割。根据离婚协议第四条的约定,双方确认离婚时没有共同债务,个人自行承担。即使该债务真实存在,也应该由反诉原告自行承担。经审理查明,原告李君红和被告杨涛于1996年12月30日登记结婚,1998年7月19日生育女儿取名杨雅祁,2014年8月29日,李君红和杨涛经民政局协议离婚。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约定:一、男女双方自愿离婚。二、子女抚养、抚养费及探望权:女儿杨雅祁抚养权归女方,随同女方生活,抚养费(含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由男方全部负责,至女儿大学毕业止。在女儿随女方生活期间每月的1号前男方向女方支付女儿当月的基本生活费3,000元,教育费、医疗费等按实际情况由男方直接支付,费用汇入女方指定的工商银行账号(尾号5527)中。在不影响孩子学习、生活的情况下,男方每周可探望女儿一次或带女儿外出游玩,但应提前通知女方征得女方同意,女方应保证男方每周探望时间不少于一天。三、夫妻共同财产的处理:1、房屋:夫妻共同所有的上海市浦东新区利津路XXX弄XXX号XXX室的房地产所有权归女方所有,男方应在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搬出。夫妻共同所有的位于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文景路中段198号10幢1单元10902室的房地产所有权归女方所有,男方放弃产权,变更给女方,房地产权证的业主姓名变更的手续自本协议签订后一个月内办理,男方必须协助女方办理变更的一切手续,过户费由女方负责。夫妻共同所有的常州市蓝钻苑12幢甲单元2805室的房地产所有权归男方所有,女方放弃产权,变更给男方,房地产权证的业主姓名变更的手续自本协议签订后一个月内办理,女方必须协助男方办理变更的一切手续,过户费由男方负责,女方应在本协议之日起一个月内将房屋相关的资料转交男方。2、存款:女方名下现有存款归女方所有。3、其他财产:双方无婚前财产,男女双方各自的私人生活用品及首饰归各自所有。四、债务的处理:双方确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债务,任何一方如对外负有债务的,由负债方自行承担。五、违约责任的约定:任何一方不按本协议约定期限履行义务的,应按照以下原则承担支付违约金:未配合对方导致房产证更名手续延期的,自本协议签订之日一个月起向对方逐月支付等同于当地市场价的房租费用,直至房地产证办理完更名为止。六、一方隐瞒或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责任:任何一方不得隐瞒、虚报、转移婚内共同财产或婚前财产。签订离婚协议后被另一方发现,另一方有权取得对方所有隐瞒、虚报的全部份额,并追究其隐瞒、虚报、转移财产的法律责任。七、协议生效时间的约定:本协议一式三份,自双方签订之日起生效,男、女双方各执一份,婚姻登记机关各存档一份。2015年1月26日,本院受理李君红诉杨涛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案号:(2015)浦民一(民)初字第4155号,后李君红于2016年1月11日申请撤回起诉。2016年2月18日,李君红再次提起诉讼,引发本案。审理中,原、被告对以下财产的分割达成了共识:本诉部分:原、被告离婚时被告名下的住房公积金120,476.85元,由原、被告各半分割。反诉部分:原、被告离婚时原告名下的公积金余额2,956.48元、养老金个人缴纳总额16,917.10元,由原、被告各半分割。审理中,原、被告对以下财产的分割持有争议:本诉部分:1、被告名下的社保(养老保险)129,845.90元。原告认为,该款是个人缴纳部分且已扣除2014年9-12月的款项,要求各半分割。被告表示,这是个人养老金账户,根据上海市高院的相关意见,明确对尚未退休,不符合领取养老金的人员,养老金不能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故原告该主张没有法律依据,被告不同意分割。即使要分割,个人缴纳部分中还应扣除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具体金额不清楚。2、被告读EMBA的培训费30万元。原告认为:2012年12月被告报销了EMBA的培训费28万元(原告提供了非税收专用票据一张),加上交掉的2万元本科学费,原告要求30万元全部归原告所有。被告表示,被告参加EMBA培训学费是28万元,但单位实际只报销14万元,原告提供的是支付28万元的发票,并不是报销发票,14万元是2012年12月28日入账到尾号9335工商银行常州支行的,该款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已用于家庭生活开销,故不同意再进行分割。2万元本科费用就算支出过,也无法再分割。3、借给米卫文的借款5万元。原告认为:被告名下尾号8816的工商银行卡于2008年3月3日转出一笔5万元,该5万元是借给米卫文的借款,被告称借款已经归还,但原告没有看到过钱款,故要求5万元全部归原告所有。被告认为,无法证明该笔转出的5万元是借给米卫文的借款。借款应该发生在2010年,大概2011年时就已还清,因为时间久了,具体情况已记不清,但该笔借款在婚姻关系存续已归还,具体去向也记不清了,所以不同意再分割。4、被告持有的公司股票期权481股。原告认为,被告持有公司股票481股(为此提供了被告公司出具的证明一份),另提供了被告曾于2014年7月起诉离婚时写的家庭财产清单,虽然被告撤诉了,双方去民政局办理的离婚,但原告认为这是被告离婚时确认的财产,其他财产均属于转移的财产,该清单上被告确认股票为200股,故原告要求200股各半分割,281股要求全部归原告,原告要求按2014年8月29日离婚当天的汇率8.126折合成人民币计算。被告认为,这是一个股票期权,是上市公司给激励对象在未来一定期限内以预先确定的价格和条件购买公司一定数量股份的权利。被告公司在2009年的时候给予被告200股的股份权利,该权利被告行权日期要到2014年3月31日才能买进股票。同样的,2010年的150股行权日是2015年3月31日,2011年的131股行权日是2016年3月31日。实际上由于股票价格一直在跌,故被告没有行使该权利,未实际出资购买股票,故原告无权要求分割。即使原告要求主张,也只能主张200股的权利。家庭财产清单上所列明的财产范围是不明确的且是在被告起诉原告离婚时作为简单财产明细所列明,法院未进行实际审理,没有办法推测双方的财产就是清单上的财产,无法证明被告有转移财产的行为。5、被告名下尾号7580的工商银行卡内的资金。原告要求:2014年8月29日的余额18,109.68元全部归原告所有;2013年2月25日-2014年7月31日期间被告共计转移存款1,431,905.62元(共计62笔),因为数额比较大,连续转账时间比较密集,故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另原告提供被告单位证明,证明2015年3月31日发放的70,168.34元系2014年度的年终奖,当天该卡进了三笔钱款,两笔是5万元,一笔是2,864.59元,应该是包括了该7万余元的年终奖和工资,原告折算8个月为46,778.89元,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被告表示,余额18109.68元同意各半分割;2013年2月25日到2014年8月29日期间原告认为转移的62笔,一部分金额是转至尾号1295的工商银行卡中,一部分已经开销掉了,还有一部分是转到基金公司理财,该期间的款项除了合理的消费支出外,其余款项无法逐笔计算,且该期间是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部分财产是混同的,无法以此确认系被告转移财产,故不同意分割;2014年的年终奖是70,168.34元,但实际发放时要扣掉税,所以实际到帐没有这么多,因此年终奖实际到账的金额为102,864.59-40,324.35=62,540.24元,但该笔款项是双方离婚后所获得,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并未实际取得,故不能参照原告主张的比例分割,被告不同意分割。6、被告名下尾号1295的工商银行卡内的资金。原告要求:2014年8月29日的余额为52,738.88元,被告在家庭财产清单上认可其名下存款为32,000元,故原告要求32,000元各半分割,余额要求全部归原告;2012年4月5日-2014年8月25日期间被告共转移存款1,671,803.01元,共计159笔,其中转给杨远飙22,010.50元(2014年6月19日、6月22日)、转给韩郁文20,007.50元(2013年8月3日)、转给徐飞10,047.50元(2013年3月30日)、转给朱志广40,012.50元(2012年10月22日)、转给周瑞婧14万元(2012年12月31日),周瑞婧是“小三”(原先是被告的同事,但2012年10月就被公司辞退),杨远飙,朱志广、韩郁文、徐飞原告都不认识,因为数额比较大,连续转账时间比较密集,故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被告表示:同意余额52,738.88元各半分割;徐飞是被告EMBA的同学,杨远飙是被告的亲弟弟,朱志广是被告读EMBA期间班级组织旅游的经办人,也是被告的EMBA同学,韩郁文是被告表弟陈琦(音同)的老婆,转给韩郁文的钱是陈琦(音同)母亲过世时随的礼金。周瑞婧是被告的同事,是2012年12月离职。2012年12月28日被告获得公司报销的14万元学费后(尾号9335卡中),当天转了5万元到周瑞婧尾号7553的银行卡中,该款是被告母亲患膀胱肿瘤,被告委托周瑞婧在西安联系专家、托关系的费用,后来由于被告母亲不愿意去西安治疗,故12月30日周瑞婧将5万元返还到了被告尾号1295的工商银行卡中。12月31日被告又从尾号9335的工商银行卡中转了9万元到自己尾号1295的工商银行卡中。12月31日被告又转了14万元给周瑞婧,其中9万元是归还给周瑞婧的借款(5万元学费、4万元旅游费),剩余5万元是被告母亲经被告及弟弟劝说重新接受治疗委托周瑞婧托关系所花的钱,最终是付到了医院。因为被告母亲生病,所以被告才会转给弟弟钱用于给母亲看病(为此,被告提供了被告母亲身份证复印件、诊断证明复印件、常住人口登记卡复印件,证明双方的身份关系。被告母亲因为生病,当时在西安,被告转款给周瑞婧,让周瑞婧到医院找关系)。5万元学费的由来:被告于2012年参加EMBA,需要交纳28万元学费,因存款不足,就向周瑞婧借现金5万元,于2012年10月11日存入自己尾号9335的工商银行常州支行卡中,10月14日被告网转交了学费。4万元旅游费的由来:当年入学组织旅游,需交纳4万元旅游费,该款也是向周瑞婧所借,4万元是10月20日周瑞婧通过ATM转到被告尾号1295的工商银行卡中,被告于10月22日转给了朱志广40,021.50元。而10月20日通过ATM转账4万元的明细中的编号尾号0638和2012年12月30日周瑞婧转入的5万元的明细的编号尾号是一致的,可见两笔钱都是周瑞婧转给被告的。从原告提供的银行交易明细看,周瑞婧也转过钱给被告,双方之间互有转账往来,不是被告单方面转给周瑞婧。原告要求分割婚姻存续期间的逐笔消费没有依据,被告不认为转移财产,不同意分割。对此,原告认为,杨远飙确实是被告的亲弟弟,朱志广和徐飞的身份原告不清楚,而且EMBA入学旅游就是周末去杭州等地,根本不需要4万元这么多。原告母亲是2014年生病的,而且根本不是膀胱肿瘤,只是结石,医疗费就花了2,000多元,而且可以报销,实际上自己也就花了几百元。被告提供的证据是复印件,故对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被告母亲的身份没有异议,虽然诊断证明提到被告母亲患膀胱肿瘤,建议手术治疗,但未提供相应的手术证据,也未提供手术治疗花费的费用。陈琦(音同)是被告的表弟,他老婆不叫韩郁文,但叫什么原告也不知道,原告记得陈琦(音同)的母亲是2012年年底或2013年年初过世的。7、被告名下尾号9458的民生银行卡内的资金。原告要求:2014年8月29日余额为51,513.59元,因这张卡原告从来不知晓,为被告隐匿,故要求余额全部归原告;2014年4月3日-2014年8月12日期间被告共计转移存款23万元,共计7笔,要求全部归原告所有。被告表示,这张卡是理财卡,原告系知晓,被告同意余额各半分割。2014年4月3日转出的10万元就是2013年12月1日从被告工行尾号1295转入的10万元,4月4日进账的13万元也是当天从尾号1295工行卡转来。2014年4月22日转出的四笔5000元和4月23日2万元是用于购买广发基金,4月22日转出的9万元是用于理财,8月12日转入5万元是理财账户的回款,不能与余额重复分割,故不能再分割。8、被告名下尾号9335的工商银行常州支行卡内的资金。原告要求:2014年8月29日的余额11.44元全部归原告所有;2006年12月21日-2014年5月26日期间被告共计转移财产785,133.50元,一共176笔,其中:2012年2月11日转了25,045元到尾号8077的账户中(该账户是周瑞婧的)、转给周瑞婧5万元(2012年12月28日)、转给施敏20,012.50元(2012年7月31日)、转给崔雪4,000元(2007年8月1日),原告要求转移款全部归原告所有。被告表示:余额同意各半分割。施敏是专升本的老师,转的2万元是读本科的费用;崔雪是2007年被告在常州租房的房东,付的4,000元是房租。转给周瑞婧的5万元已经解释过了,转出的25,045元的具体用途因为时间长,已记不清楚。2012年12月28日入账的14万元就是被告读完EMBA后单位报销的款项。从该卡流水中可以看出,部分已用于信用卡卡卡还账,部分是消费支付,部分是与其他卡之间的转账,并没有特别大的出账,这些款项在双方离婚前即已经实际支出,已经不存在了,不同意分割。对此,原告认为,崔雪不是房东,而且房租是半年一付,每月2,000元,不可能一次付4,000元,被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崔雪的房东身份;施敏的身份原告不确认,但原告确认被告读专升本付了2万元学费,专升本是和EMBA一起读的,专升本的学费是和EMBA的学费一起在2012年10月14日付的,一共付了30万元,其中2万元是现金,28万元是转账,2012年国庆期间原告给了被告2万元现金,给他去付专升本的学费。10月14日原告给了被告现金17万元,被告存到了尾号1295的工商银行卡中,然后转到了厦门大学,被告尾号9335的工商银行常州支行卡转了11万元到厦门大学。9、被告购买的广发基金4万元。原告要求:被告于2014年4月22日、4月23日认购了4万元广发基金,至2014年8月29日离婚时未赎回,要求4万元基金全部归原告所有。被告表示:该4万元就是用尾号9458民生银行卡里的资金购买的,4万元基金同意各半分割,但民生银行的转款不能再分割。10、被告购买的工银瑞信基金111,576.35元。原告认为,截止到2014年8月29日基金余额为111,576.35元,要求全部归原告。被告表示:该基金在2014年8月28日、8月29日已赎回了10万元,已到被告尾号7580的工商银行卡里。但基金公司确认的日期是9月1日,确认日期滞后,故应扣除10万元,余额11,576.35元同意各半分割。对此,原告认为,基金赎回日期是2014年9月1日,故还是要求按111,576.35元分割。11、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精神损失费5万元。原告认为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出轨,周瑞婧是被告的情人,在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花被告的钱。原、被告离婚后三个月,被告即与周瑞婧结婚,周瑞婧由第三者转为合法妻子。为此提供以下证据材料:1、短信记录:2013年2月27日到2014年11月14日期间,被告发给原告、被告发给其情人及被告情人发给原告,被告发给情人的短信原件已经没有,只有拍的照片,被告情人发给原告的短信原件已没有,只有截图;2、移动公司发票联、签购单。3、婚姻登记摘要,证明被告与周瑞婧于2014年12月5日登记结婚。被告认为:对原告和被告之间的短信记录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无法证明被告婚外情的事实;其他短信记录,由于原告提供的不是证据原始载体,所显示的手机号及短信内容均无法确认与被告有关,故对证明目的不认可。移动公司发票联上显示的手机号无法与原告短信记录中的手机号对应。周瑞婧与被告没有任何关系。签购单都是被告本人签名,是被告带女儿去奥特莱斯给女儿买的衣物,与周瑞婧没有关系。周瑞婧与被告结婚,与本案无关。鉴于双方是协议离婚且财产分割倾向于原告,离婚时原告未主张精神赔偿,在离婚后财产中主张精神赔偿没有法律依据,不同意赔偿。反诉部分:被告要求对离婚时被告尚未归还的信用卡债务11,500.80元由原告承担一半即5,750.40元。原告认为:根据离婚协议第四条,双方确认离婚时没有共同债务,任何一方如对外负有债务的,由负债方自行承担,故即使该债务真实存在,也应该由被告自行承担,故不予同意。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离婚证、离婚协议(复印件)、短信记录、移动公司发票联、签购单、被告名下的社保查询摘录、被告名下的公积金查询单、非税收专用票据、圣戈班(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被告名下的工商银行卡明细(尾号8816、尾号7580、尾号1295、尾号9458、尾号9335)、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及被告名下的基金交易明细、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基金份额变化流水、嘉汇恒合(上海)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2014年度奖金的证明、被告签名的家庭财产清单、被告与周瑞婧结婚的婚姻登记摘要、原告转账给周瑞婧的工商银行转账汇款凭证、租房合同,被告提供的培训教育协议书、圣戈班(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股票的相关证明、原告名下的养老金查询摘录、原告名下的公积金明细、被告名下的工商银行信用卡账单、被告母亲身份证复印件、诊断证明复印件、常住人口登记卡复印件、被告购买基金的网上截图,以及原、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等在案予以佐证。本院认为,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本案中,原、被告于2014年8月29日经民政局协议离婚,现原、被告均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请求本院分割,本院将审查是否属于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后将依法予以处理。审理中,原、被告对被告名下的住房公积金120,476.85元、原告名下的公积金余额2,956.48元及养老金个人缴纳总额16,917.10元的分割达成了共识,即同意由双方各半分割,因上述财产在双方离婚时均未有处理,且双方达成的分割协议于法不悖,故本院依法予以准许。对于原、被告审理中的争议点,本院认为:1、被告名下的社保(养老保险)129,845.90元。根据法律规定,婚后以夫妻共同财产缴付养老保险费,离婚时一方主张将养老金账户中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个人实际缴付部分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上述被告名下的社保账户是养老金账户,原告主张分割的129,845.90元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夫妻共同财产缴付的被告个人实际缴付部分,故原告要求各半分割,本院应予支持,被告抗辩该款中还应扣除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2、被告读EMBA的培训费30万元。上述费用已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支出,其中14万元由被告单位于2012年12月28日报销后到被告账户中(尾号9335工商银行常州支行),之后14万元也已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花用,故原告现再要求分割该款,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3、借给米卫文的借款5万元。原告提供被告名下尾号8816的工商银行卡于2008年3月3日转出的一笔5万元为借给米卫文的借款,虽然被告对此不予认可,但原、被告对曾借款给米卫文5万元的事实予以确认,且均认可借款已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归还,被告称因时间久远,故无法记清还款的具体用途,而原告也无法证明该还款以何种形式存在,故原告坚持要求分割该5万元,本院不予支持。4、被告持有的公司股票期权481股。股票期权,是指在未来一定时期可以买卖的权力,是买方向卖方支付一定数量的金额(指权利金)后拥有的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指美式期权)或未来某一特定日期(指欧式期权)以事先规定好的价格(指履约价格)向卖方购买或出售一定数量的特定标的物的权力,但不负有必须买进或卖出的义务。买方有执行的权利也有不执行的权利,完全可以灵活选择。而行权是指权证持有人要求发行人按照约定时间、价格和方式履行权证约定的义务。如:你手中有100股甲股票的认购权证,行权日是8月1日,行权价格是5元,到8月1日这天,你就有资格用5元/股购买该股票100股,如果到了这天,该股的市场价是8元,别人买100股要花800元,而你这天则可以用500元就买100股,假如当初你买入权证时每股权证0.50元,那么你一共花了550元,如果你真买,这个行为就叫行权,但是如果到了这天,该股的市场价是4元,你当然不会用5元/股的价格买,那么你手里的100股认购权证就是废纸。而本案中,被告未有在行权日实际购买股票,即未有行权,故原告主张的股票并不存在,原告要求分割,不予支持。5、被告名下尾号7580、尾号1295、尾号9335的工商银行卡内的资金、尾号9458的民生银行卡内的资金。(1)、资金余额。因原、被告协议离婚时未对被告名下银行卡内的资金予以分割处理,故本院对原、被告离婚时上述卡内的余额:尾号7580的余额18,109.68元、尾号1295的余额为52,738.88元、尾号9335的余额为11.44元、尾号9458的余额为51,513.59元,依法进行分割。原告在协议离婚后第一次向法院提起诉讼时,即要求本院查询被告名下的上述尾号7580、尾号1295、尾号9335及另一个尾号8816的工商银行卡的情况,可见原告对被告持有的上述银行卡系知情,故并不存在被告隐瞒的情况,而尾号9458的银行卡系被告用于理财的银行卡,原告应当知晓该卡的存在。至于被告向法院提供的家庭财产清单,是在原、被告协议离婚之前被告为起诉离婚向法院提供的大致的家庭财产清单,未经法院查明认定,故难以认定该财产清单之外的财产即为被告故意隐瞒或转移,鉴于原、被告在协议离婚时在财产分割上已经照顾了原告一方,故本院判决上述银行卡内的余额由原、被告各半所有。(2)、2014年度奖金。尾号7580的银行卡于2015年3月31日进账70,168.34元,该款经被告单位证明系2014年度的年终奖,现原告折算8个月即要求分割离婚前的部分46,778.89元,合情合理,被告抗辩实际到账金额为62,540.24元,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本院依法判决该款由原、被告各半所有。(3)、关于被告转移钱款的认定。(a)、转给周瑞婧的钱款的认定。周瑞婧与被告原先是同事关系,在周瑞婧离职后被告与周瑞婧间还是有大额的资金往来,在被告与原告离婚后短短三个月的时间被告即与周瑞婧登记结婚,审理中,被告对转给周瑞婧的钱款的实际用途未能举证证明,故对被告转给周瑞婧的钱款认定为转移财产有正当理由,根据上述银行卡的交易明细,被告通过尾号9335的银行卡向周瑞婧转移共计75,045元(2012年2月11日25045元、2012年12月28日5万元)、通过尾号1295的银行卡向周瑞婧转移14万元(2012年12月31日),转移金额共计为215,045元。但从银行交易明细显示,周瑞婧也通过其账户尾号0638即卡号尾号7553的银行卡向被告尾号1295的银行卡转入了9万元(2012年10月20日ATM机转入4万元,2012年12月30日转入5万元),故上述9万元应予扣除,被告称周瑞婧还于2012年10月11日直接存入其尾号9335的银行卡5万元,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认定,据此,本院认定被告向周瑞婧转移的资金为125,045元,根据原、被告签订的离婚协议的约定,本院判决该钱款全部归原告所有;(b)、转给杨远飙、韩郁文、徐飞、朱志广、施敏、崔雪的钱款的认定。从银行交易明细显示,被告转账给上述人员钱款的时间在2007年8月至2014年6月间,即均发生在原、被告离婚之前,转给杨远飙的次数为二次,转给韩郁文、徐飞、朱志广、施敏、崔雪的次数均只有一次,转账的金额也均不大,虽然原告对杨远飙以外的其他人员的身份及被告解释的转账的钱款的用途不予认可,但从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认定被告转给上述人员的钱款即为被告在转移财产,故本院对原告要求对转给上述人员的钱款进行分割的请求不予支持。(c)、原告主张的其他转移钱款的认定。从银行交易明细显示,被告资金转出的用途为还款、网转、消费、ATM取款及转账、b2c(支付宝备付金)、快捷(支付宝款项)、跨行汇款(汇至被告名下的其他银行),直销银行转账(被告名下)、快捷支付(被告理财),时间均在原、被告离婚之前,原告主张上述钱款均为被告转移财产,依据不足,对原告要求分割上述钱款的请求依法不予支持。6、被告名下的广发基金。被告确认离婚时尚有广发基金4万元未赎回,本院依法予以分割处理。原告无证据证明被告对该4万元基金有故意隐瞒,且原、被告在离婚协议中约定的财产分割已经倾向于原告一方,故本院判决4万元基金由原、被告各半所有。7、被告名下的工银瑞信基金。被告名下原有基金111,576.35元,后于2014年8月28日、8月29日已赎回10万,且资金已于8月28日、8月29日到了被告尾号7580的银行卡,本案中已对尾号7580元银行卡的余额进行了分割处理,故本院仅对剩余的基金11,576.35元进行分割处理。同理,本院判决该基金由原、被告各半所有。8、精神损失费5万元。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被告有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情形存在,故原告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本院不予支持。9、离婚时被告名下尚未归还的信用卡债务11,500.80元。根据原、被告签订的离婚协议第四条的约定,原、被告离婚时无共同债务,任何一方如对外负有债务的,由负债方自行承担,故被告要求原告对其名下的信用卡债务承担一半,本院不予支持。综上,被告共计应给付原告360,570.79元,原告共计应给付被告9,936.79元,相互抵扣后,被告应给付原告350,634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三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反诉被告)李君红名下的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金归原告(反诉被告)李君红所有;二、被告(反诉原告)杨涛名下的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金归被告(反诉原告)杨涛所有;三、被告(反诉原告)杨涛名下尾号为7580、1295、9335的工商银行卡内的资金归被告(反诉原告)杨涛所有;四、被告(反诉原告)杨涛名下尾号为9458的民生银行卡内的资金归被告(反诉原告)杨涛所有;五、被告(反诉原告)杨涛名下的广发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归被告(反诉原告)杨涛所有;六、被告(反诉原告)杨涛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原告(反诉被告)李君红人民币350,634元;七、驳回原告(反诉被告)李君红的其余诉讼请求;八、驳回被告(反诉原告)杨涛的其余反诉请求。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诉受理费47,278元(原告李君红已预交48,873元),由原告李君红负担40,570元,被告杨涛负担6,708元。反诉受理费192元(反诉原告杨涛已预交363元),由反诉原告杨涛负担142元,反诉被告李君红负担50元。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长杨爱萍

例二二维码